翼世界之旅-CLAMP中文动漫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41213|回复: 151

[原创] LC甜文—Re;番外再開!!同名百度空間連載中~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8-11-17 18:09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 更多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注:轉文的話,請PM我,無PM即視為盜文!舉報者有獎!!大家喜歡的話,請回個貼,表示一下,寫文不易,請多多支持!被亂轉載弄得很生氣。發展需要大家的支持!
這個是NT掃圖(Q版漫畫+吐槽翻譯~http://www.tsubasa2005.com/bbs/thread-20249-1-1.html
這裡是番外http://www.tsubasa2005.com/bbs/thread-20186-1-1.html
此文C.C.吧首發……   開文之前,在下有話要說:被R2的結局虐到不行,如此,有了R3WANT這等剽悍的ID……估計我算大叔了,在下已經大二,主修光電,屬性:顏控,天然呆  出沒地:2CH這等FQ聚集地,FACEBOOK交友  PS:基本上,女王是在下的夢想
   

    Re;
(就叫這么個名字!我打死也不改!WORD罷工了,改用寫字板。還有,實際上lulu應該是ruru,所以,RC王道,就當是LC也一樣。至於他究竟死了沒,我想,遵從大家的想法,就車夫說吧。所以說,Re;是一篇甜文。更新的話,每周都有吧。對於女王的名字,就以下吧:sisi是德文中Elisabeth的昵称,意思是 Gott hat geschworen. 中文翻译大概是 神已宣誓。不过联想到c.c.可以给予别人geass的能力,相当于神的力量,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得通)

One
    皇曆2019年,10月。
    離帝都潘德拉不遠的郊區,杰里米亞站在柳橙樹下,望著黃燦燦的橙子,抹了把汗。不遠處,一位少女坐在裝滿橙子的馬車上,不知在想些什麽。杰里米亞知道,這個少女,并不如她表面一般柔弱,帝國圓桌騎士,Knight of six, 阿尼婭,擁有首屈一指的實力。事實上,杰里米亞也曾擁有顯赫的身份,那么,這不平凡的二人,怎么會在鄉間收橙子?
    原因只有一個。


    讓我們把鏡頭拉遠一點,日本,和歌山。
    馬車靜靜地走在路上,遠處的青山,竟然在秋季還顯得如此美麗,都是在經歷了戰火洗禮之後的人們,懂得了和平的意義,共同維護大家的家園的緣故吧。滿滿的一車稻草,躺在上邊的人想必是舒服極了。
    微風拂過,幾根碧綠的髮絲隨風搖曳,它們屬於一個少女,最起碼,她看起來是一個少女。
  “王的力量,會使人孤獨,但好像也不對,是吧,魯魯修?”
  “如果不是王的話,就不會孤獨了。”駕車的年輕人,苦笑著摸了摸自己的後頸,黑髮間,露出來的是火紅的,如同雙鳥展翅的圖案。
  “Caliburian,爲什麽,我還能使用Geass? Code可以和Geass并存?”
  “誰知道呢……還有,這名字真難聽,小鬼,你就沒有好一點的名字?”少女,以一種出乎自己外表的成熟,向大家昭示她不是凡人。
    年輕人,也就是魯魯修,很明顯的是對她這番話不滿,“Elisabeth,來自德意志的魔女,是嗎?”
  “真是後悔,讓你聽到了。算了,還是c.c.,以後就這樣稱呼我,記住了嗎?”身穿洛麗塔風格的洋裝,c.c.卻有著和她的樣貌不一般的女王風範,對此,誰也無可奈何,魯魯修也一樣。
  “有外人的話,Caliburian是一個不錯的名字,同樣的,Gottwald也可以。”
  “那隻忠心耿耿的橙子?真是惡趣味。”
    伴隨著兩人不斷地鬥嘴,馬車也漸漸遠去。


    布里塔尼亞帝國第99代皇帝--魯魯修 Vi 布里塔尼亞,被稱為獨裁的暴君,死於人民的英雄zero手中,已經有一段時間了。或許,連年的戰亂會讓這世界平靜一段時間,但絕不是永遠。世界是發展的,沒有人能停下它的腳步。不安定的因素,存在著。
   
    天色漸漸暗下來了,前方出現了一個集市,燈火通明,人聲鼎沸。
  “真是熱鬧,我們要在這裡停一晚上?”c.c.仍舊坐在稻草頂上,沒有下來的意思。
    魯魯修從車上跳下,接過c.c.的皮箱,準備去抱c.c.下來,就只見c.c.一躍而下,輕盈地落在他旁邊。“小鬼,你以為我是誰?”
  “有外人在場,你難道不知道掩飾嗎?”他無奈地看著這我行我素的女人,而後者只是露出一個意味不明的微笑,向人群走去。“喂!等等,c.c.!”
   
    你以為,我爲什麽陪在你身邊?

  
游客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engxi

[ 本帖最后由 r3want 于 2009-5-25 19:45 编辑 ]

评分

参与人数 1论坛币 +50 收起 理由
Mr.Cocoa + 50 支持原创!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1-17 18:09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
2

Two

  “客人,天亮了,該上路了。”門外傳來老闆的聲音,望望窗外,是該起來了。
  “知道了,請準備我們的早餐。”回頭看見,床上的c.c.還在沉睡,就推推她的肩膀:“喂,該起來了,天亮了……有披薩給你!”聞聽“披薩”二字,比什麽都有用,c.c.睜開雙眼,“披薩。”使得魯魯修只有一陣脫力感……這女人……是披薩信徒吧……絕對是的!
慢吞吞地坐起來,c.c.沒有看見自己的披薩,便問道:“小鬼,你說謊?”
  “下樓,去餐廳吃,隨你吃什麽都好……”
  “披薩……”正在下樓的魯魯修,差點踩空,但見c.c.一副無辜的樣子,也不好說什麽了,畢竟,這女人,救了自己。但是現在,這到底是什麽狀況啊……

    老闆靠了過來,“夫人還沒沒有下來嗎?是不是太累了?”對著不明故里的老闆,魯魯修只有長長嘆了口氣,“啊……她還在收拾……請給我們披薩。”窗前的位子正好,雖然是小店,但也頗為講究,濃濃的咖啡香味刺激著人的慾望,這樣的早晨,真是寧靜。“不知道怎么了,最近好像不怎么平靜啊!”
聽到老闆這樣說,魯魯修不禁緊張起來,自己的預感……“怎么了?是因為什麽?”不動聲色的魯魯修打量著周圍的環境,似乎人們在擔心著什麽。
  “對了……您是從哪裡來的?”
  “下關,準備去東京。”
  “也是,東京的消息總是快一點……您和夫人可要小心啊!最近軍隊好像有什麽動靜……要說這獨裁的暴君也不在了,這世道怎么又亂了?人吶……還是不能安逸太久……啊!不好意思,披薩馬上就來!”
軍隊……動靜……怎么回事?
就連c.c.在他身邊坐下也沒有察覺。
  “怎么了?一臉陰沉的樣子,影響我的胃口。”
  “擔心嗎?”

怎么想也沒用,再說了,自己還是不放心……去看看吧!
  “去東京,c.c.,我必須去看看。”

東京近郊。
  “喂,我說你啊,這樣子可不行吧?會被人認出來的,軍隊裡認識你的人可不少。”c.c.依舊抱著她的披薩君,聲音里透出一種擔心。這可和她不像,魯魯修這樣想著,難道她知道什麽?“你知道什麽?”雖然知道這女人可能什麽都不會說,但是,也許她說的話……
“你想我說什麽?”c.c.歪著腦袋,露出古怪的笑容。
“有危險?”
“誰知道呢……”
“難道在帝都?”
“誰知道呢……”

  這樣的對話毫無意義,不用再繼續下去了。魯魯修轉身,扯緊了韁繩,馬車向東京駛去。

  與此同時,帝都潘德拉。
“是真的嗎?卡蓮?他還活著?”此時,卡蓮已經感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了,她直覺魯魯修沒有死。那么ZERO只可能是朱雀。可誰又會相信,畢竟,魯魯修遇刺是在眾人眼前,那樣的重傷怎么看也沒法活下來……但是,Geass又是怎么樣?自己對這完全不了解,有誰知道呢?娜娜莉?有必要確認一下。

  時間倒回到一星期前。偶然來到下關的卡蓮,本來是約好了和扇他們會面的,卻發生了意外的事……
  下關街頭,停著一輛馬車。大概主人在附近吧,車上零零散散灑落著些小東西,卡蓮不經意地看到,一隻粉色的千紙鶴躺在稻草上。在哪裡見過?是誰?雜亂的記憶一一閃過,忽然,一個不可能的想法浮現在腦海裡:娜娜莉!
  他沒死嗎?

“這裡的披薩不好吃,還是必勝客的好。”如同雷擊,這聲音,再熟悉不過。
“那就不要吃。”
“哦……小鬼,不要隨便剝奪別人的權力。”
“閉嘴,魔女!”
  那是……自己眼花了!不可能!怎么可能!親眼看到他遇刺,不可能的……長得像罷了!不!那的確是……魯魯修!

“卡蓮?怎么呆在這裡?出什麽事了?”直到有人晃著自己的肩膀,才回過神來。“怎么站在這裡?出事啦?”實在是混亂無比,不知道該說什麽好。“會有長得一樣的人嗎?”卡蓮喃喃自語,“雙生子就有可能,怎么,碰到熟人了?”扇并沒有反應過來,只是有點納悶。
  此時卡蓮也意識到這不能說,就隨口應付道:“啊,大概吧……”到底怎么回事?能瞞著大家嗎……魯魯修,你究竟,是死是活?
“你去哪啊!卡蓮!”把扇的呼喊扔在腦後,在向店家打聽了馬車的去向後,卡蓮隨即跟了上去。

  馬車就在前方。
  不對,那眼睛,不是紫色的。真的不是嗎?沒有用Geass的跡象,奇怪啊……可是那神情,那語氣,像極了!
  朱雀,你在騙我們嗎?
  不敢想象,如果魯魯修還活在這個世界上,會是怎么的混亂……

“你在追什麽,卡蓮?”扇到底不放心,跟過來了。
“我好像,看到認識的人了。”
“朋友嗎?”
  他算朋友嗎?欺騙了大家……卻也爲了大家……“不知道。”
“那……”
“扇,我想回潘德拉。”


  越來越不對了……沒有人在魯魯修遇刺后見過他的尸體,杰里米亞和阿尼婭失蹤了,朱雀死了……不,ZERO就是朱雀……整整一個星期,卡蓮都在頭痛不已。
“我不相信……卡蓮,他是死了,你看到的。”扇說什麽都不相信卡蓮看到了魯魯修。“只是長得像,總會有人長得像……你在擔心什麽?”
  就是Geass……事情就沒有那么簡單了。“我要去問娜娜莉!”

  皇宮,皇帝會客室。
“卡蓮,有事嗎?”娜娜莉人坐在輪椅上,沒有回頭看卡蓮。
  說還是不說……她會怎么回答?我能相信她嗎?
“你想問,哥哥的事,對吧?”
  
  卡蓮默認了。
“我不知道……Geass……直到最後一刻,我才知道,哥哥的一切,都是爲了大家的明天。但是他,我寧願相信,不在了……確實,現在的ZERO,是你我都認識的人。別的,我幫不了你。對不起,卡蓮,哥哥一隻在欺騙大家……”娜娜莉變了,她不在是需要兄長庇護的公主了,現在的娜娜莉,已經是一個合格的君主了。
  她的回答,和自己的猜測……有些吻合。朱雀,你果然……

  扇對于卡蓮的話還是半信半疑。他提出要見見ZERO。

“我想相信你,可是,事實擺在眼前,”卡蓮,扇,還有ZERO,沒有外人了。這是不可能讓他人知道的。“朱雀,把面具摘下來。”
  他停了停,摘下了面具。
  那是多么熟悉的臉—“朱雀,你知道的,對吧?他在哪?”
“他死了,我殺了他。”

  你連朱雀也不說嗎?魯魯修?是因為不相信我們?
  被不知從何而來的憤怒包圍的卡蓮,對著朱雀大吼:“他還活著!”誰知朱雀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沒有否認。對他這種態度,卡蓮徹底憤怒了:“他連你都騙了!狠狠地,騙了我們所有人!你還在包庇他!”清脆的“啪”讓朱雀回過神來,火辣辣地疼,這一巴掌真重。
“你到現在,才真正理解他嗎?”扇和卡蓮不知道朱雀是什麽意思,都保持了沉默。
“我早就知道,他沒有死……”看不到朱雀的表情,只聽到他的聲音很悲傷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 Two  完

[ 本帖最后由 r3want 于 2008-11-21 20:53 编辑 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1-17 18:1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
3

Three

東京,舊租界。
阿什弗特學園。
  “你在懷念過去嗎?”c.c.淡定的聲音使他安心,不知不覺間,竟習慣了這魔女的陪伴,“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,過去總有一些不想要的記憶,它會影響你的。干擾你的判斷,被不應有的感情所羈絆,這就是你的弱點。”
  “够了!嘲笑別人很有意思嗎?c.c.,我爲什麽停下,那是因為我是人,是人就會有感情。身為魔女的你是體會不了的!”話一出口,魯魯修就自覺失言,這不是專挑c.c.的傷口撒鹽么?

但是c.c.并沒有生氣,好像沒有聽到一樣。“我累了。”就轉過身,向馬車走去。
怎么會說出這種話……真不像平時的自己……和c.c.在一起,一切都不正常了!
要向她道歉……

  “那個……c.c.,我知道,你的過去……對不起。”
  “算了,我不在意,不過,至少,讓我安靜一會兒。”c.c.又一次打斷了魯魯修的話,“我不會生氣,你也不要在意。如果在意的話,就拿披薩來表示你的歉意。”
他明白,這是“不要再說下去了”的意思,她從來不直接告訴自己。小小的挫敗感,和她比起來,果然自己還不成熟。

闊別了許久的學園,鴉雀無聲。果然在上次談判中止之後,所有人都離開了吧?離開了這充滿回憶的地方……地上連一片落葉也沒有?秋季的話,這裡會有落葉的,難道還有人留下來了?

c.c.環顧四周:“有些不對勁。”
  “我知道。”一邊這么說著的魯魯修,把藏在懷裡的手槍握在了手裡—頂端開了個“C”形的小孔的黑色手槍—毫無疑問是GLOCK19。爲了攜帶方便,特別訂制的,槍身塑料中并沒有添加用於安檢的,讓X射線無法穿透的染料—也就是說,安檢,無法查出這把槍。相對於17型來說,特製的這把19型自然更合適。
c.c.手中則拿著一把WaltherP99手槍,背靠背的姿勢,果然,把身後交給對方,是互相信任的表現吧?

手緊了一下—c.c.忽然抓住了魯魯修的手,“怎么了?c.c.?!”驚訝于她這不同尋常的反應,魯魯修趕忙伸出手,抱住她下墜的身體。
  “痛……”c.c.額頭上Code的印記發出了耀眼的紅光,與此同時,魯魯修也覺得自己的後頸有些疼痛,可是,c.c.的情況好像更糟糕—“神根島……教團……”囈語的c.c.不知怎么回事,從她的身體里擴散出難以抗拒的威壓:魯魯修漸漸站不起身,雙眼中血紅的Geass愈加強烈,“怎么回事?c.c.!”

剛剛睜開眼的c.c.,發間的印記竟然不見了!她的眼珠周圍染上了紅色—魯魯修的Geass。“我不知道,主人……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居然在這種情況下,任性地封印自己—魯魯修把現在出現的c.c.歸結于和弒神之時的c.c.一樣,是自己封印了自己的Code,“這種時候,你還要胡鬧嗎!”
c.c.的手在發光。
  “慢著!這到底是?”

再次恢復神智,是在和學園完全不同的,林蔭茂密的地方…真的是神根島嗎?這裡?c.c.不在……她在哪裡?安全嗎?恐懼感霎時席捲了全身,c.c.,你到底在哪裡?聯想到之前的可疑情況,魯魯修實在不敢想象……自己太多疑了,那是不可能的。

與此同時,地下神殿。
  “果然,我沒有猜錯。你也有Geass,是v.v.給你的?修耐澤爾還被你蒙在鼓里?那這么說,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計劃的了?不過無所謂,那和我無關。”c.c.靜靜地注視著來人,“我不會阻攔你的。現在的我,沒有了Code,對你來說,什麽價值都沒有了吧?”
那是怎樣扭曲的面容……但那之後的天真笑容,使c.c.懷疑,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。
  “怎么會沒有價值呢?這十幾年,我吃的苦,你也有一份吧?大家爲什麽都罔顧我的意愿?都那么的一廂情愿?那是對我好嗎?我看不是吧!”
錯了,自己一直認為魯魯修的性格是扭曲的,但是,眼前的人,才是真正扭曲的人……
  “你說的算話吧?不阻礙我?那么,”來人的雙眼里浮現Geass,“相信你所看到的……去殺了他—魯魯修 Vi 布里塔尼亞!”
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望著神情空洞的c.c.離開的背影,黑暗裡,傳出了低低的抽泣聲。

在樹林里快速前進的結果就是—掛彩,全是細小的傷口。這種運動神經,真讓人深痛惡絕!身體再痛,也比不上心裡來的痛—c.c.不知所蹤……如果她受到什麽傷害,自己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原諒自己的—連給她“笑著回來”的誓言也差點無法兌現的自己,欠她的太多了,多到讓自己的身體麻木,連痛都感覺不到了。是Geass的作用也罷,什麽都行,讓自己堅持到找到她的那一刻吧!
海水中的一抹綠色。
  “c.c.!”費力地抱起她,看到她的胸部微微上下起伏—她還有呼吸。緊張的心放了下來,緊緊的抱住c.c.,“太好了!你沒事!”

懷裡的人咳嗽了幾聲。又一次看到了美麗的琥珀色眼眸,魯魯修半開玩笑地說:“現在可沒有披薩!要吃的話,就只有!?”
回答他的是沉悶的槍聲。
腹部好像被鈍器打到的感覺,麻麻的,緊接著,又是火燒一般的劇烈疼痛。
手上是自己的鮮血。鮮紅的……才回過神來,自己中槍了?!
左肩又是一陣難以忍受的痛感。
P99,c.c.手裡的槍,正是造成自己如此痛苦的元兇。話說回來,這什麽情況啊?她怎么會對自己開槍?疼痛和鮮血的流失使魯魯修的思維變得不清晰起來,完全搞不清是為了什麽—“c.c.,是我!住手!”
曾經溫柔地看著自己的美麗雙眸,現在留下的只是漠然,仿佛在看一個陌生人的眼神讓他害怕。那紅色,是Geass,有人對她施加了Geass!所以,她才會對自己開槍。終於理清了思緒的魯魯修掙扎著站起身,試圖靠近c.c.:“你不認識我了嗎?c.c.?是我啊,我不會傷害你的,所以先放下槍,好嗎?”
c.c.的回答是一顆子彈,它又加重了魯魯修的傷勢。

自己怎么了?明明知道Geass的力量,是無法抗拒的。不行嗎?那么要怎么辦?就算有Code,可是,對方是c.c.,是唯一能殺死自己的人。
手槍落在了地上,自己的GLOCK,失去了Code的c.c.和普通人一樣,中槍會死……不!沒辦法對她開槍!她死了的話,自己也沒有理由繼續活下去。對不起,我不能傷害你,即使,我會死。

側腹受到了狠狠的一擊,好痛。原來流血是這么的痛,自己的切身體會,竟會如此痛苦。
c.c.的身體壓在了自己身上,正想把槍口指向自己的頭—果然要殺死自己吧?拼命地想要推開她,可全做了無用功—這女人,身手不亞於朱雀,力氣也大過自己。放棄掙扎吧!贏不了的……絕望的眼神。
她會後悔吧?可是啊,也許不會,殺死了毛的c.c.,和殺死自己的c.c.,沒什麽不同。很快的,又會有下一個契約者了。
只是,不甘心呢!這么簡單就被殺死,還真是咽不下這口氣。
到底是誰在操控她?
還有,答應給她的,幸福。
一切都要失去了……

能動了。
c.c.昏倒在自己身上。她的身後,是滿臉驚慌的杰里米亞。
  “大人!”
趕上了嗎?初到島上時,利用定位系統向杰里米亞他們發送的訊號?
看樣子是趕上了。c.c.只是昏過去了,沒有大礙。
那就好……
意識沉入了黑暗的深淵……


皇宮。
  “是的,除了他們,還有人,有Geass。只是,我想不起來了,看來,我也中了那個Geass!”
  “朱雀,你能確定嗎?扇他們之外的人,都不知道Geass,還會有誰?”
是啊,明明很想想起來,但腦海中,只有一個模糊上的影子。很熟悉的人,是誰呢?

  “我能進來嗎?朱雀?”
  “娜娜莉?你等一下,我馬上出來!”
娜娜莉的嘴角,露出了一絲微笑。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1-17 18:10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
4

Four

神根島。
  “解除她的Geass,杰里米亞。”
  “是。”

完全找不出原因。c.c.會襲擊自己,可以肯定是Geass的力量,覆蓋了自己的Geass……真是可怕!還有這樣的人存在,是敵……是友?
杰里米亞憂心忡忡,似乎事情的發展,超出了大家的預期:Geass能力者,他們所不知道的存在……可是魯魯修的傷勢,觸目驚心—“不處理一下傷口嗎?”
  “不用了,它自己會好的,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。”

  “娜娜莉,這么急,有什麽事?”朱雀一臉的疑惑的樣子,“麻煩了,有消息顯示Geass教團的幸存者,要火燒帝都!”
  “什麽!火燒?”
  “還沒有證實,不過,可能性很大,我們需要做點準備。”仍舊坐在輪椅上,但已是一副女皇的風範,娜娜莉完全架空了修耐澤爾。“現在這個消息只有你知我知,不能透漏給第三個人。”
  “修耐澤爾那裡……”朱雀還有些不放心,畢竟,連魯魯修都要另眼相看的人,實在是個定時炸彈。
  “那就不用擔心了,我會處理好的。”
  “……娜娜莉,你……真的長大了。”
  “恩,這不就是你和哥哥長久以來的願望嗎?”
  “終於……實現了……但是,他……”

  “您說的是真的嗎?”修耐澤爾大吃一驚,“肯定的,所以,剿滅他們!”對方這樣回答了他。“這種事情不需要我來回說吧?明白我的意思的話,就馬上去做。目標:神根島!”
  “是!”
布里塔尼亞的大軍,聯合著原黑色騎士團的大隊人馬,向神根島進軍!
  
  “她怎么樣了?”
  “已經清醒了,不過完全想不起來是誰對自己施加了Geass。”
  “預料之中,她沒事就好。”肩膀上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,愈合還需要一段時間,無礙,她不記得發生了什麽,也不會內疚,什麽都好。
杰里米亞的通訊器突兀地響了起來。
  “軍隊?向這裡移動?”一瞬間杰里米亞的臉色變了:“帝國軍隊和黑騎,向神根島襲來了!”
魯魯修站起身來,望向遠方,“我預感的沒錯,皇宮里有問題。”

卡蓮駕駛著紅蓮,飛向神根島,她身後,就是修耐澤爾率領的大軍。
  “目標,神根島,出現。”
  “L01和L02分隊包圍兩翼,P09分隊,高空待命。其餘分隊,降落。紅蓮,你帶著機動KMF分隊開始掃除障礙。”
  “L01明白。”
  “L02明白。”
  “P09明白。”
  “紅蓮,明白!”
………………

Knightmare果然是陸戰王者,無與倫比的機動性加上強大的火力,高度擬人型,本來,仿生的話是更好,但是,實戰表明,戰場上,有雙“手”才是最重要的。所以,Knightmare的人形設計,就是為了手—的確成功了。
紅蓮的右手,宛如銀色的鬼爪。
她發現了。
那架機體。
黑色和金色涂裝的,王者般的巨大機體—高文。
此刻它靜靜地站在那裡,那個姿勢—怎么說呢?就像他給人的感覺一樣。
是你嗎?

  “那是……?”黑色的Knightmare,正是黑騎的士兵。
  “怎么會在這裡?!”
毫無預兆的,高文,離開了地面。
張開了翅膀的浮空裝置,在這裡的黑騎里也只有紅蓮擁有。
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它飛走了。
其他人,都沒有發現。


帝都 潘德拉,郊外。
高文降落在這裡,杰里米亞和阿尼婭的橘子園。
恢復了記憶的女王,徑自回自己的房間了,連一貫喜歡的披薩也沒要,這讓阿尼婭有些奇怪。

“c.c.,明天我要去城裡。”
  “不危險嗎?”
  “很危險。”
  “我懷疑修耐澤爾的Geass被解除了,娜娜莉和朱雀有危險。”

魯魯修的預感沒有錯。
  “真是演了一出好戲!樞木卿,我們都被你騙了。”頭天晚上,朱雀正在整理公文,忽然覺得背後有殺氣,還來不及回頭,就被人敲昏了。醒來時,修耐澤爾和娜娜莉正面對著自己。
  “他還活著,對吧,我的弟弟?能告訴我他在哪嗎?”
  “他死了,我親手殺死了他。”
  “不,他就在島上,神根島。和那架高文一起,逃走了。”
  “卡蓮?你在說什麽?”卡蓮被控制了?情況真是不能再糟了!朱雀不知道是卡蓮出賣了自己還是修耐澤爾真的知道了真相。
修耐澤爾依舊很優雅,“沒關係,你不說也無所謂。”
當天晚上,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傳遍全國。


  “是的,事實真是這樣!一年前樞木卿詐死,以ZERO的身份控制了娜娜莉陛下!輔佐大臣修耐澤爾大人決定暫時接管政事……”
  “處決樞木!”
  “殺死他!叛徒!”
人民群情激奮。


  “真的走到這一步了,最糟的一步。娜娜莉成了人質,我該怎么辦?”
  “放棄你那無聊的羈絆,這就是我的建議。”c.c.站在他的身後,“雖然我知道你內心不想相信,但那是真的,你必須相信。”
  “…………”

深夜的電話。
竟是最意想不到的人。
她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兩人,好半天才開口:“真的嗎?太好了!你沒死……”
Four完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1-17 18:1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
5……H

Five

已經進入秋季了,天氣漸漸轉涼,樹上的葉子變黃飄落,更渲染出濃重的秋意。這種時候,假如能夠喝上一杯熱可可……那是相當不錯的享受。
  
“現在可以說了吧?能告訴我嗎?當時那是怎么……”
“會長,你一點也沒變。”啜了口可可,魯魯修放鬆的坐在沙發上,“或許該說……穩重了?”
  身旁的c.c.輕輕地“哼”了一聲:“她遠比你穩重。我們見過的,c.c.,這傢伙的……共犯。”
  
  米蕾細細打量著這綠發的女子,的確好像在哪裡見過她。
“照片。”
  魯魯修這句“照片。”讓米蕾恍然大悟:上次尋找學生會成員照片時遇到的,就是c.c.!如此說來,她當時所說的,不就是……?
“這女人是個披薩控,都快把我的卡刷爆了!學園祭的‘巨大披薩’,還有……朱雀他們,上次,舞臺上的番茄,全都是因為她。”

“不管怎樣,現在我們需要你的幫助。”深深嘆了口氣,c.c.把披薩君抱得更緊了,“布里塔尼亞皇族有個秘密—Geass,關於這個能力,我暫時不能說太多。總之,因為這個能力,他沒有死。娜娜莉和朱雀,可能會被牽涉其中。能安排我們進宮嗎?”
  太奇怪了。c.c.平常對這些事并不是那么上心,今天是怎么了?
“也不是說不可能……很危險吧?這種情況下,對方會有所防範,沒那么容易。”
  看出了米蕾的為難,c.c.又一次開口:“只要進去就好了。”
  真的不對,她到底想做什麽?
“魯魯修,你呢?有什麽辦法?”米蕾看他一直不說話,也不知道在想什麽,就敲了敲他的頭。“現在可不是發呆的時間!副會長!你又發呆了吧?剛才?”
“啊……就算發呆了也不要敲我好吧!關於這個問題,讓我再想想,一定,有更安全的方法。”

“處死嗎?可真是個巧妙的時間!”
“可是,我必須……”修耐澤爾欲言又止,這副樣子惹得對方不滿:“覆蓋不了嗎?我的Geass?果然不能連續使用!這個缺點!”
  
皇宮的夜,竟是如此安靜。
  當然,就算是深夜,也不一定所有人都在美夢中。
“不!我不要!你們是假的!所有的人……扭曲我的意愿……”
  悲哀的啜泣。
  窗外,月亮無言地照著這一切,仿佛為什麽人哀嘆一般,寒冷的夜空中飄起了小雨。


  雨夜的阿什弗特莊園,莊嚴的巴洛克式建築更顯得恐怖。
  花園的小徑上,出現了兩個人影。

“你要去哪兒?c.c.?”
  雨中的身影頓住了,隔著薄薄的水霧,那綠色的髮絲愈加美麗。
“我說過了,你不准離開。”
  對方還是一言不發,也沒有裝過身來,這使他微微慍怒。
“聽不到嗎?還是不想回答我?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轉過來,看著我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我不會再說第二遍!”魯魯修徹底被激怒了,他一把抓住c.c.的手,拽住她往回走。
“我不管你是什麽原因,總之我不許你離開!”被拽住的人努力地想把他的手掰開,一時間兩人相持不下。

驚訝於她強硬的反抗,他凝視著她的眼睛,“原因。”
  c.c.的動作停住了。

  除了淅瀝的雨聲,這裡安靜的令人窒息。
“我總有權利知道原因吧?這種時候?”

“娜娜莉。”他的話還沒說完,就聽見c.c.以沙啞的嗓音吐出了一個名字—“娜娜莉”。
  有那么一瞬間竟然聽不到任何聲音,風雨似乎是在另一個世界。只有那個名字在耳邊迴響,一聲聲,越來越沉重。
“娜娜莉……娜娜莉……娜娜莉……”

“滿意了嗎?這個答案?”
“……”
  “如果你還記得我的建議的話,如果你還能捨弃那羈絆的話,如果你還想繼續我們之間的契約的話……”c.c.眺望遠方,“我只有一個回答:抹殺。”
  “……我做不到……”
  “…呵…那么,我是時候離開了。”轉身欲行,不料腰上一緊—“不要那么殘忍……c.c.……我……我不想面對娜娜莉……”

這樣的他,才是真實的自我吧?褪去了虛偽面具的人類,變得容易受傷。
沒有了王者的霸氣,沒有了ZERO的滿腹陰謀,更沒有了被棄皇子的滿心怨恨……這樣的魯魯修,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。一直以來,他所承受的,她都看在眼裡,默默地……擔憂著……這樣的人,在所有的契約者里,還是第一個。
其實,人的本質就是欺騙。對於這一點,她深深地銘記。
心底,最柔軟的地方被觸動了。
可是……那最終是一個不可能的幻想,她清楚地知道,妹妹對於他來說,是怎樣重要的存在。現在還是硬起心來,放棄的好……免得自己受傷,更不想連累他。
   “你不覺得太晚了嗎?一直以來,都是你自己不夠珍惜,所以,我不想再替你承擔責任。再見了,我的共犯。”

“好自私……”
“自私?……那是”
“c.c.,你真的是魔女……人類不就是因為有了要保護的東西而強大起來的嗎?同樣,有了要珍惜的東西,無論多么困難,也會堅持到底吧?你很在乎我,我明白!可你爲什麽……為什麽那么自私?”
  
我自私?你完全搞錯了……什麽時候?你才能真正理解我?
雪,真的忘記了自己的顏色嗎?

  “你以為你在和誰說話?”恢復了女王氣勢的c.c.掙脫了他的懷抱,“我本來就是魔女……早就告訴過你了,現在才知道嗎?”這句話讓他失去了理智。
    他的黑髮遮住了眼睛,看不清究竟是什麽樣的表情,“你錯了……你真的不應該這樣說的……”只覺得,此刻,魯魯修的身上,散髮出危險的訊號。
c.c.的直覺很準,只是她的反應慢了一拍。
被粗暴地拽著,回到了他們的臥房。

隨著魯魯修一揚手,c.c.被拋到了床上。還沒等她反應過來,就被按著肩膀推倒了。
  “馬上放手。”c.c.一手抓著自己的衣服,一手想要推開他。“不要把自己的怒氣發到別人頭上,小鬼,這只會使你顯得更幼稚!”
  “小鬼?”魯魯修笑了,正是他一貫的,別有用心的笑容。也可以說,是擁有天使外表,惡魔內心的人特有的—那種令人不安的笑。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小鬼?需要我證明我不是嗎?”

危險了,真的有危險。這種曖昧的氣氛,隨時都有可能燃燒起來。

  “讓我起來。”c.c.改用雙手,想脫離他的禁錮,卻放鬆了對衣物的保護—魯魯修的右手,滑進了她的上衣。察覺不對的c.c.,急忙抓住他的手,想阻止他的進一步動作。“在摸哪裡啊!你這色小鬼!”人只有一雙手不夠吧……大概……c.c.護住了上身,可就沒法護住自己的褲子……這種拘束衣的褲子,設計的很容易脫落。
討厭……這次是左手,上下都失守了……完全陷入了被動境地,“放開我……不行……”c.c.被無力感包圍,雖然她不喜歡這種無力感。但現在的控制權不在自己手裡,“口嫌體正直吶……c.c.,是你在誘惑我……”
真的很想一腳把他踹下去,什麽叫“你在誘惑我”?我哪裡誘惑你了!明明就是狡辯!弱小的少年……這種時候怎么不繼續保持平常那種脖子以下戰鬥力為零的樣子?

  “這個傷口……是那時留下的吧?”c.c.白皙的胸前,留下了淺淺的,淡淡的痕跡—爲了保護朱雀槍口下的自己,而擋在了自己前面的時候,早以為傷口愈合了,沒曾想,還有這充滿回憶的印記。於是他低頭吻上那小小的瑕疵,卻使她回過神來:“真是色小鬼啊!但是很可惜,我對你沒興趣,馬上,從我身上下來。”冷靜的口吻或許能瞞得了別人,但是,當對手是一個狡猾的狐貍時,全然起不了作用。
  “沒興趣?可是你身體卻告訴我相反的答案。”狡黠的笑容,令她不得不懷疑這是不是他的詭計。
  “這樣的傷口,很痛吧?”嘴裡說著在關心自己的話,可是,那手,又肆無忌憚地在自己胸部遊移,纖長的手指,帶來的竟是觸電般的感覺。漸漸地下移,腰……被握住了,能感覺到他的手指在身體里的感覺,連帶被舌尖親吻的地方也分外敏感起來。佇立的粉色,格外誘人。
  “我沒有說錯吧?c.c.,這裡……”很柔軟,似乎不能一手掌握,稍稍使了點力,就換來她的痛呼:“笨蛋!輕點,會痛……”
  “這裡??知道了。”
   
仿佛白到透明的身體,還有散落在床上的碧綠長髮,散發出了無盡誘惑。該怎么形容呢?縱使她看起來還是個年輕的少女,可是,這身體,完完全全是成熟女性那,充滿女性誘惑力的,曼妙的,惹人憐愛的身姿。
  “很漂亮。”魯魯修由衷的贊嘆,即使這女人的嘴巴很厲害,即使她的性格很糟糕……
  “你喜歡?不過,不打算給你。”
  “什麽?”吊足了他的胃口,卻不給吃?“你這是什麽意思?”
  “我的身體是我自己的,我說了算。”c.c.似乎喜歡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,“怎么?不滿嗎?”
  “……沒有。”又是那勝券在握的討厭笑容……c.c.知道他總能猜透自己的想法。
“c.c.,如果你是不老不死的魔女的話,就應該知道,男人是不喜歡被女人控制的。尤其是這種時刻,這種地點。”
  “知道又怎樣?”
  “我說過了,你是我的。”
  “我可沒答應。”
  “…………”
覺得自己勝利了的c.c.,被重新壓倒在床上,而且是背對著他,“由不得你了。” 邪魅的笑容讓她霎那間迷失了自我,沉醉在他的世界里,直到他分開她的雙腿,置身其間。她才慌了神,“不!不行……”
他卻壓著她的腰,使她直不起身來,“要面對著我么?”
面對著他也好,能找機會逃掉,於是c.c.點點頭表示同意。
  “但是我不喜歡啊……你會逃的……即使逃不掉,也會掙扎吧?”就像看清了她的想法,這狐貍又成功地耍了她一次。
逃不掉了……c.c.知道自己所有的計謀都被他看穿了。第一次覺得自己無助,面對這樣的男人,自己是贏不了的吧?就是這裡了嗎?生命中的港灣?
  “這種時候居然給我走神!c.c.,不專心一點的話,等會兒吃虧的可是你啊!”魯魯修不滿地在她雪白的臀部輕拍了一下,“痛的話不要怪我,是你自己不專心。”
討厭……這個自大的小鬼!
但是似乎這樣也不錯……

  “放鬆……我不會傷害你,”能感覺到她在顫抖,果然是在害怕嗎?魯魯修環住c.c.的腰,輕輕地在她耳邊說:“真的不能想象呢……我和你,大家一起經過了那么多,卻只有你一直陪在我身邊,謝謝你,c.c.……如果沒有你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么活下去,大概,已經是死人了吧?”
她沒有說話,只是回頭給了他一個深吻。
  “可以嗎?”
默默地點點頭,算是應允。

他的右手緊貼著自己的胸口,左手和自己握在一起。心連心的感覺,能聽到對方的心跳。
  “會痛吧?”
這個問題,沒有辦法回答。
慢慢地貼近她的身體,察覺她不安的顫抖,有一瞬間,差點就放棄了。放棄的話,她就更容易離開自己了!不能讓她離開!
右手悄悄地滑到目標處,確定了足夠濕潤,他小心翼翼地靠了上去。
剛剛進去,c.c.就急劇收縮,想要把他擠出來……一定很不舒服吧?感覺到c.c.有掙扎的傾向,魯魯修扣緊了她的腰,使她無法動彈。不用點力可不行,感覺到他在向深處推進,c.c.揚起了頭,兩人的手握得緊緊的,她的指甲甚至刺破了他的手。
  “痛的話……堅持一下,我愛你……c.c.……”
  “痛的……是我…又不是你…”
  “……嗯……我知道……”
障礙……蓄積了力量,一下子沖破了障礙,聽見她“啊”的叫了一聲,淚珠順著臉龐滴落在他的手上,“對不起……”在她的脖子上印下一吻,他開始慢慢地抽動,逐漸加快。c.c.也由叫痛開始輕輕地呻吟。

  “受……不了……慢點……”
  “那是不可能的,不要讓我做辦不到的事。”
c.c.被轉了過來,面對著魯魯修,看到他滿足的笑臉,才醒悟過來:“全都是你計劃好的吧……啊!不要……那么用力!你……知道的吧?利用那種藉口……強迫我……”
  “那樣說也可以……我知道,是娜娜莉,我早就猜到了……只是不愿意承認。”
  “……因為……輕點!痛!……”
  “無論如何,你都不要妄想從我身邊逃走。”
“真自大啊~小鬼……啊!”
“還認為我是小鬼么”故意狠狠地一頂,“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!?想分散我的注意力嗎?”
  “如……果……可以……的話,我希望~”
  “什麽?”
  “我是男人而你是女人~~嗯?不好……嗎?”
  “馬上給我停止你那可笑的幻想。永遠都不要期望那種事發生!”
  “其實我一直都很想知道…魯魯修,你所說的…”
  “如果是未來的話,我們約定了的。”
  “我可不想被你吃的死死的…尤其…”
聽到她的抱怨,他并沒有接話,只是俯身愛撫那嬌媚的人兒,惹得她嬌喘連連地投降:“你贏了……”藕臂纏上他的脖子,“我承認你不是小鬼……”
    得到勝利的人相當滿意他的戰利品,交而出主動權的那一方只能任人擺布。
   
什麽時候天亮的,兩人完全不知道。
房間里一片狼藉,大床上,c.c.依偎在魯魯修懷裡,沉沉的睡著。

她的身上,白色的,點點滴滴,沿著大腿流到了床單上,和她喜愛的奶酪絲一樣,全是自己的杰作……完全沒有節制,不敢相信,自己也會失控?
但是不管怎么說,總算把她留下來了。

確定了背後是娜娜莉的自己,竟然沒有太過傷心,難道自己已經不在乎妹妹了嗎?娜娜莉和c.c.,究竟誰在自己心裡的地位更重要。答案……是c.c.。


  “我餓了,披薩!”
“…………”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Five 完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1-17 18:1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
6

Six

逃避……不是自己的作風,是不是該好好面對現實了?
偏偏是自己呵護備至的妹妹,爲什麽?就算是上天給自己的懲罰,也太過分了。
如果事實真的如自己所想—神根島上,c.c.受到娜娜莉Geass的控制,襲擊自己……娜娜莉要殺死自己?不覺得荒謬嗎?那樣溫柔的孩子—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想象的。但愿……那是自己的猜測。無視c.c.那句“娜娜莉”,說到底也是自己在欺騙自己!
c.c.一定還記著,她沒有忘。
該怎么做?才能讓她忘記?表面的平靜,遮蓋不了潛藏的危險。

輕輕地關上房門,留下那個精疲力盡的—不能再叫她“那傢伙”了吧?自己所深愛的—唯一能信任的,共犯。
她還在沉睡,不過自然是飽餐之後……搖搖頭,徹底對她的披薩控屬性無可奈何了。


朝向花園的陽臺上,有人向他招手—那是……會長?
  “休息的還好吧?”米蕾微微地笑了,“我不打算問你任何一個問題。你如果還相信我的話,就會自己告訴我的。”
她這種性格,使他安心不少。米蕾的話,還真是一個不錯的傾訴者,至少對他來說—“你就是這樣一個人。能否回答我一個問題—娜娜莉,在你眼中是一個怎樣的孩子?”
她沒有馬上回答,而是雙手撐在窗臺上,眺望花園中盛開的菊花。
  “什麽時候,你要向別人尋找答案了?”

答案,我有,可是我不想相信。
  “你已經有答案了吧?不然你不會這么問的。大家相處了這么久,我當然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麽。但是,你之前的獨裁統治,我就不能理解了。”
  “獨裁嗎?會長,昨天,今天和明天,你會選擇哪一天?”
  “還用問嗎?自然是明天。雖然昨天有很多值得回憶的東西,今天我能把握自己的一切,明天儘管未知,但就是因為未知,才是真正的精彩,真正有意義的人生。”
一直都很清楚,會長開朗的外表下有一顆成熟的心。她理解自己的選擇,但是不理解自己的人,竟是占了大多數。
  “雖然我不知道你爲什麽會做出那樣的舉動,不過,你一定有自己的原因。皇室的內幕,我也多多少少了解一些。”

是時候了,告訴她有關Geass的一切。
  “會長,”聞聲轉過身來的米蕾,竟絲毫動彈不得,“我的眼睛,就是Geass的工具。”直到魯魯修重新戴上了隱形眼鏡,米蕾才從石化狀態恢復過來—“那,那是?”
  “Geass,就是c.c.所說的皇族的秘密。c.c.賦予我的Geass,是可以控制人心的Geass。像剛才那樣,我可以命令任何人做任何事,就算是死也一樣。如果說限制的話,以前的我,只能對一個人施加一次Geass,不過現在,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。
我向你們隱藏了秘密—一年前的叛亂,戰死的ZERO,就是我。依靠Geass的力量,我利用黑色騎士團來完成向布里塔尼亞的復仇,但是最後一刻卻被我的皇兄—修耐澤爾破壞了。娜娜莉成了我的敵人,爲了讓所有人都可以忘卻自己的仇恨,就必須有一個人來承擔世人的憤怒。我選擇了犧牲自己,也因為我真的累了。誰知,Geass的力量讓我免於一死。”
久久的,米蕾沒有說話,只是低著頭,靜靜地站在那裡。
  “對朋友們,也施加過Geass嗎?”
  “啊……沒錯。”
    笑顏綻放在她美麗的臉龐上,“這才是你,爲了自己的目標,不惜使用任何手段。我所認識的,不再是阿什弗特的副會長了,而是神聖布里塔尼亞帝國第99代皇帝。”
她,似乎真的是一個特殊的存在。
  “那你下來打算怎么做?現在朱雀的處境可是十分危險,如果不救他的話,要被處死了吧?”
  “所以才需要你的幫助,接下來……”


原東京租界,繁華商業中心。
  “這裡是BOT(布里塔尼亞國家電視臺),距離樞木朱雀的處刑時間只剩下30分鐘了!Orange事件還會再演嗎?當時的ZERO又是誰呢?今天的過程會順利嗎?請繼續關注我們的報道!”
   
不遠處的建築物里,幾個人緊緊盯著電視機屏幕。
  “不行,我要去救他!”
  “回來!不可擅自行動!”
  “再等他就必死無疑了!魯魯修不會回來了,我們已經拋棄了他,沒有人再會來幫助我們了,只能靠自己!”
  “卡蓮!冷靜!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嗎?你能和整個帝國抗衡嗎?你不是修耐澤爾的對手!”
  “那你說我要怎么辦?眼睜睜地看著他死?啊?”
  “再不行動來不及了!”

  “出發!”


原黑色騎士團的月下,現在成了拯救朱雀的主力。
  “隊長,那是上次的……”一名團員吃驚的聲音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天空中,那裡有一架Knightmare,黑色與金色相間的涂裝的鋼鐵騎士,眾人熟悉的機體—“高文!怎么回事?”
扇帶頭停了下來。
他真的回來了?
沒有死嗎?

  “你們想救人的話,馬上跟我走。”通過機體的外部揚聲器,駕駛員的聲音傳了出來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—那不是魯魯修的聲音,而是一個眾人聽起來十分熟悉的女音。
  “c.c.?”
  “沒錯。”
操控高文的不是別人,正是c.c.。
  “你怎么會……”
  “不要忘了我和你尚未分出勝負。”
  “可這機體是……”
  “現在救朱雀為重,其他的隨後再說!”高文向著目的地飛去,黑色騎士團也緊隨其後。


你到底會不會來呢?爲了你的摯友,我想你會來的,一定會的。同樣的血脈使我們可以深入地了解對方,對吧,魯魯修,我最重要的弟弟?

  “警告!出現不明單位的Knightmare!”擔任護衛的是柯內莉亞的私人衛隊,以基里弗特為首的精英衛隊。
  “把圖像傳過來!”
  “Yes,My Lord!”
機體的出現在基里弗特的屏幕上,“怎么可能!高文…和黑色騎士團…果然不可信任!”


修耐澤爾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一切,“終於來了嗎?”
  “活捉高文。”
  “但是,我們沒有合適的駕駛員……”
  “照我說的做,馬上!”
背光的身影在微微顫抖,“不要怪我,是你們逼我的……”
  “通訊請求?知道皇室專用信號的……”
  “接進來。”


  “皇兄,好久不見。”
  “這樣真的好嗎?讓自己的好友受這樣的折磨,自己卻假死逃走?”
魯魯修并沒有因為這句話而激動,他靜靜地坐在那裡,鎮定地開口說道,“我相信你明白所有的一切。我們都忽視了別人的感受,但是你現在的行為已經背離了你的原則!不能單單的用藉口來欺騙自己。處死朱雀不是你的本意。我說的不對嗎,娜娜莉?”
背光的身影轉過身,站在那裡的,是一臉平靜的娜娜莉。
  “好久不見,哥哥!”


  “娜娜莉……我不知道該怎么說,我無法對你撒謊。”
  “那就由我來說明吧!哥哥,其實,對於媽媽的事情,我一直都比你更在意。我從出生起就是Geass能力者,只不過我的能力很特殊—能使人產生幻覺。我一直都不想使用這能力的,如果不是你們無視我的願望的話。”
  “願望?”
  “是啊,願望。我一直都不想和大家分開,我想和大家住在一起,在我的世界里,沒有別人,就是我們的家人們,一起。可是你們連我這小小的夢想都要剝奪!還名曰為我好?那是真的對我好嗎?爲什麽不問問我的意見?總是那么一廂情愿,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!”
  “不是!不是,娜娜莉,你怎么會這么想?”
  “現在已經晚了……回答我,哥哥,你喜歡c.c.嗎?”
  “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!”
  “迴避就是喜歡吧?不過來不及了,來不及見她最後一面……”
  “什麽?”
  “我給她的幻覺,會殺死她……你來不及救她了……”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8-11-17 20:27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话说很强悍的文啊~~~~~~~~楼主加油的说。。。支持CC女王的啊。。。貌似鲁鲁也很女王的啊。。。汗!!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6-5-12 12:49
  • 签到天数: 12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08-11-17 21:0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和那篇番外~相比下```更喜欢这篇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小黑屋|Archiver| 飞翔羽翼     

    GMT+8, 2017-9-24 16:32 , Processed in 0.056835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